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工程机械

中国山水艺术在现代设计中的应用

2021-08-18 来源:西宁机械信息网

中国山水艺术在现代设计中的应用

说到山水艺术与园林艺术的缘分,不能不提及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《红楼梦》。曹雪芹梦中的大观园,集中了山水艺术的全部精华于园林艺术之中。中国山水艺术的神韵,在曹雪芹的笔下纸上,跃然成为精美绝伦的“太虚幻境”。那悲金悼玉的《红楼梦》,一幕幕,一出出,都是演绎在大观园中。大观园是曹雪芹把山水艺术用于园林的典范之作。下面我们从艺术设计角度对大观园作一些简略的赏析。

原文:贾政道:“这匾额对联倒是一件难事。偌大景致,若干亭榭,无字标题,也觉寥落无趣,任有花柳山水,也断不能生色。”

赏析:“偌大景致,若干亭榭,无字标题,也觉寥落无趣,任有花柳山水,也断不能生色。”画龙点睛,一语中的,道出了园林艺术的真谛所在,如果没有文化韵味,园林只能是算作山野荒村,而决不是园林艺术。园林中的题词、题诗、楹联等等的文字,最重要的就是文辞寄寓景致,景致辉映意境,情景交融,缺一不可,少了就不称其为园林艺术。“按景合意”,就是园林文辞的要义;“怡情悦性”就是园林艺术的目的。园林题词可以使园林生辉,也可以使园林失色。若想情景交融,则必须把山水风光与人文精神结合在一起。那景便是山水艺术,那情便是人文精神。

原文:贾政先秉正看门,只见正门五间……并无朱粉涂饰……果然不落富丽俗套……只见迎面一带翠嶂挡在前面……贾政道:“非此一山,一进来园中所有之景悉入目中,则有何趣?”说毕,往前一望……上面苔藓成斑,藤萝掩映,其中微露羊肠小径。

赏析:“并无朱粉涂饰,不落富丽俗套”,富丽堂皇多有庸俗之感,园林艺术最讲山水艺术的“淡雅之中见精神”。“翠嶂迎面”,也是园林艺术中开门见山的笔法,一览无余,便没有了艺术情趣。造园者胸中有千般丘壑,观景者心中有万般风情,这两者都是体味园林艺术必不可少的。“绿荫掩映,微露小径”,正是曲径通幽的妙用,大有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的意境。唐朝著名诗人、画家王维,有辋川别业,有《辋川集》,有《辋川图》,一脉的山水烟云,一脉的恬淡素抹,一脉的牧笛吹晓,一脉的渔歌唱晚,并无雕琢,但却引来了后世的诗人、画师、设计师,诸家蜂起,百般研究。

原文:抬头忽见山上有镜面白石一块,正是迎面留题处……宝玉道:“尝闻古人有云:‘编新不如述旧,刻古终胜雕今。’况此处并非主山正景,原无可题之处,不过是探景一进步耳。莫若直书‘曲径通幽处’这句旧诗在上,倒还大方气派。”

赏析:“编新不如述旧,刻古终胜雕今”,实在是园林艺术内涵深远的要言妙道;“探景”也是园林艺术不可或缺的过度之笔。王勃登滕王阁,咏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想到的是“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,屈贾谊于长沙”;范仲淹记岳阳楼,一览“衔远山、吞长江,浩浩荡荡,横无际涯。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”,喊出的依然是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;苏东坡作赤壁赋,吟“纵一苇之所如,凌万顷之茫然”,回眸的还是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”。这就是山水艺术的魅力所在。

原文:进入石洞,只见佳木葱茏,奇花烂漫,一带清流,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。再进数步,渐向被边,平坦宽豁,两边飞楼插空,雕甍绣槛,皆隐于山坳树梢之间。俯而视之,但见青溪泻玉,石磴穿云,白石为栏,环抱池沼,石桥三港,兽面衔吐。桥上有亭。贾政笑道:“依我拙才,欧阳公句:‘泻于两峰之间’,竟用他这一个‘泻’字。”……宝玉道:“有用‘泻玉’二字,则莫若‘沁芳’二字,岂不新雅?”又作对联一副:绕堤柳借三篙翠;隔岸花分一脉香。

赏析:当日欧阳修用的文辞可以称妙,今日述古就是牵强附会,那便是古人所说“捆绑不成夫妻”。情移景移,用名人典籍故事,也应该活学活用,“当依应制之体”,就是要求园林艺术设计,要根据时空环境的不同变化,而有所不同的寄寓。“泻”为放,“沁”为收,“沁芳”二字给人以无穷的遐想,良辰、美景、赏心、乐事,四美俱至。风雨桥亭上又悬一副“绕堤柳借三篙翠;隔岸花分一脉香”的楹联,把周围万千景色与“沁芳”二字的深意一语道出。

原文:前面一带粉垣,里面数楹修舍,有千百竿翠竹遮映。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,阶下石子漫成甬路。上面小小两三间房舍……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,出去则是后院,有大株梨花,阔叶芭蕉……后院墙下忽开一隙,得泉一派,开沟仅尺许,灌入墙内,绕阶缘屋至前院,盘旋竹下而出……一个道是“淇水遗风”,又一个是“睢园雅迹”……宝玉道:“这太板腐了。莫若‘有凤来仪’四字。”宝玉又作一联:宝鼎茶闲烟尚绿;幽窗棋罢指犹凉。

赏析:此第一景点,从设计上已经浓彩重抹:前面有一带粉垣、数楹修舍、千百竿翠竹遮映;后面有大株梨花、阔叶芭蕉、一溪泉水绕阶缘屋,盘旋竹下而出。加上匾额、楹联的妙语,真乃天做人和。

原文:贾珍回道:“那陈设的东西早已添了许多,自然临期合式陈设……原是一起工程之时就画了各处的图样,量准尺寸……”

赏析:室内家具用品,亦数园林中的点睛之作,在设计中必须统一考虑,以起到和谐的装饰艺术效果。这是山水艺术的人工雕琢,但在园林艺术中是必不可少的,既有功能需要,也有艺术点缀。

原文:隐隐露出一带黄泥筑就矮墙,墙头皆用稻茎掩护。有几百株杏花,如喷火蒸霞一般。里面数楹茅屋,外面却是桑、榆、槿、柘,各色树稚新条,随其曲折,编就两溜青篱。篱外山坡之下,有一土井,旁有桔槔辘轳之属;下面分畦列亩,佳蔬菜花,漫然无际……方欲进篱门去,忽见路旁有一石碣,亦为留题之备……宝玉道:“旧诗有云:‘红杏梢头挂酒旗’。如今莫若‘杏帘在望’四字……又有古人诗云:‘柴门临水稻花香’,何不就用‘稻香村’的妙?”

赏析:这“稻香村”的设计也极尽了田园风光,蓦然深入,陶渊明的田园诗歌悠然而起———方舍十余亩,草房八九间。榆柳阴后檐,桃李罗堂前。……户庭无尘杂,虚室有余闲。

原文:宝玉道:“却又来!此处置一田庄,分明见得人力穿凿扭捏而成。远无邻村,近不负郭,背山山无脉,临水水无源,高无隐寺之塔,下无通市之桥,峭然孤出,似非大观。争似先处有自然之理,得自然之气,虽种竹引泉,亦不伤于穿凿。古人云‘天然图画’四字,正畏非其地而强为地,非其山而强为山,虽百般精而终不相......”

赏析:曹雪芹在这里用了一个“天然图画”,所谓“天然图画”,就是山水艺术,说明白了园林艺术的一切来由,凡是勉强造作、装腔造势的都不是艺术,而且必然是“刻鹄不成尚类鹜,画虎不成反类狗”,得到的是令人生厌的效果。

曹雪芹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,也有着士大夫一样的“林泉之志”,自然在笔下设计出融山水艺术与人文精神于一炉的园林艺术。他的文学修养把园林艺术推向极至,园林艺术也把曹雪芹的文学修养锤炼精到。这样完美结合的文学家、艺术家和设计师,实在是古今罕见。

山水艺术之所以能够激活现代设计,在于“艺术”二字。有艺术,就不仅仅是自然风光,更有人文精神和人类情感的物化。如果没有艺术,山水就是乱石死水,没有灵性,没有生机。中国的儒、道、佛三家,儒家居庙堂之高,自上而下,一直成为统治阶级的正统思想代表;道、佛两家处山林之远,自下而上,影响着芸芸众生,影响着统治阶级。道、佛两家,遍布山林江湖,占尽了清山秀水,使千里之外的帝王将相、达官贵人、黔首百姓,莫不顶礼膜拜,其根本原因也在于“艺术”二字。所以说,山水艺术,是自然风光与人文精神的融合体,缺一不可。没有自然风光,便不可以称其为山水;没有人文精神便不可以称其为艺术。这就是山水艺术内涵的博大,也是我们从中获取艺术创造灵性的原因所在。

中国山水艺术是一首抒写在山水之间的诗,是一曲吟唱在牧童渔樵之中的歌。它在山光、水色、树影中流连,它在云飘、雾绕、烟锁中盘桓,它在风声、雨声、天籁中穿行。它有李聃与庄周的灵魂,也有陶潜与李白的神韵;有自然的巧夺天工,也有人文的诗情画意。所以,山水画卷一经展开,便把古人,连同他们的诗辞歌赋,胸中块垒,尽情泼洒到画卷之中,故能于尺寸之间得山水之灵气,圣贤之精神。这时我们也必能从中找寻到设计上的灵感。

声明:

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友情链接